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
宰辅夫人的荣宠之路

小说分类

最新章节



卫庄满意一笑,递给她一碟子蜜饯。

临走前,卫庄轻拍她脑袋道:“你养好病之前都不必来我这里了,换我来你这边看你喝药。快些好起来,端午时还要出去看龙舟。”

萧槿又因着他这个动作闻到了那股气息,在他出门时,禁不住问道:“表哥熏的什么香?气味很好闻。”

“这不是熏香,你闻到的是我泡的花茶味道,我方才等你的时候,摘了些花泡了一壶花茶,”卫庄说话间回转身来,径直将手凑到萧槿鼻端,“猜猜我用的什么花。”

萧槿不意他会突然靠近,顿了一下。她努力辨?#35835;?#19968;下,思量着道:“我鼻子不灵,可能闻得不准,我觉得似乎是……栀子的香气。”

卫庄又拍了她脑袋一下:“聪明。等回头你病好了,我教你泡花茶。”言讫,出门而去。

萧槿望着卫庄离去的背影,一时间倒有些感喟。

卫庄幸免于难,?#38382;?#36319;卫晏的命运?#19981;?#38543;之改变。

卫庄的命运可以改变,那么想来她的也可以。

当晚,温锦一直等到后半夜,也没等到卫启沨。东方欲晓时,她陡然从噩梦中惊醒,坐起往月窗外一看,才知已是黎明。

她方才梦见卫启沨抛弃了她,头也不回地离她而去,任她如何呼唤也无济于事。如今梦醒,才发觉出了一身冷汗。

温锦靠在引枕上,平复半晌,终于慢慢冷静下来。抛开她对卫启沨的情意,单论利益,她也不能失去卫启沨。她家世不算顶好,卫启沨就是她最大的本钱与靠山,她绝不可输掉他。

她本以为卫启沨对她的感情已经足够深厚了,但昨日之事让她心中不?#30149;?#22905;一想到那个噩梦,就止不住地恐慌。

在如今这般境地之下,她还是需要在他面前掩藏自己一些糟糕的性情的,不能太过随心所欲。她昨日所为,实属不?#20303;?br />
想通了这一点,温锦那乱麻一样的?#30007;?#20063;渐渐理顺。她丢开那个噩梦,闭目养神片刻,起身梳妆换药。

她要去跟卫启沨服个软。只是,她昨日才放话说不会再去找他,今日就去跟他低头,简直是自己打自己脸。不过,她又不得不这么做,想想也是憋屈。

萧槿晨起时觉得自己的病症减轻了一些。卫庄在去家塾之前拐到她这里来催促她喝药,?#20154;?#28748;完了药汁,两人结伴出门。

两人的学堂不在一处,但可以同路一段。卫庄本想让萧槿告个假,但她觉得没有必要,摇头婉拒了。

卫庄怕她受风,硬生生让她披了一件?#25918;?#21448;戴了一顶风帽,萧槿起先不乐意,但卫庄说这是季氏交代的,末了还问她是不是很暖和。

萧槿心道秋冬的行头当然暖和。只她走着走着还是觉得哭笑不得:“这都快仲夏了,我穿戴这一身行头,是不是太奇?#33267;恕?#24182;且,一会儿肯定热得不?#23567;!?br />
“见今清晨还是有寒气的。何况,就是要发汗的,不辛温解表,风寒怎么能好。”卫庄见该分道了,正想问问萧槿要不要他再送她一段,转头就瞧见卫启沨打另一条路上过来。

卫启沨也瞧见了他们。他一路走来,上前行礼,低头看向萧槿:“姑娘今日身子可见好了?”

萧槿听得目瞪口呆,心道表哥你这样强征童工是不是不太好?

萧槿立马推脱道:“那我把我的丫鬟拨两个给你。”

“我不要别人,我只要你。”

萧槿一愣,脸颊微烫。这话听着好?#29992;痢?br />
萧槿觉得肯定是她想多了,回神继续推脱:“我每日也有功?#25105;?#20570;呢。”

萧安也给萧槿与几位堂姐?#20204;?#20102;先生。

卫庄诧异道:“这又不冲突,你可以来我这里做。”

“我要是有不懂的,还要去问二哥呢。”

“往后我教你。”

萧槿小脸一僵。

其实她觉得,她庄表哥的水平可能跟她差不多……

只是她看着卫庄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,不忍心打击他。

卫庄见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凑近轻声道:“我与你说笑的,不是真的?#24515;?#26469;做活的,你每日只带着纸笔来就好,功课上头有什么不懂的,我可以教你。我一人闷着读书实是无趣。”

萧槿见他特特解释倒是有些意外,她自然没当真,卫庄再怎样也不可能真的让她来干活。

她就是觉得自?#22909;?#26085;的自由活动时间少了,而且卫庄明显是讹诈她。

她犹豫间抬头,正对上卫庄乌黑的瞳仁。他的眼眸映着外间天光,竟然让她觉得深渊一样幽邃。

萧?#20154;?#37327;片时,叹口气,点头应下。在哪里写作业都是一样,?#20154;?#24196;表哥发现辅导不了她的时候,自然就不让她来了。

卫庄微微一笑。

送走了萧槿,卫庄去了书房。

他望着眼前书橱里随意堆放的各色书籍,微微蹙眉。

他不?#19981;读?#20081;,他?#19981;?#35268;整,?#19981;端?#26377;的事都井井有条。

但眼下这件事似乎有些乱。

一息之间,他从荣国公府四公子卫启濯变成了淹蹇书生卫庄。

真正的卫庄已经身死,而他要以卫庄的身份活着。他不知道他要做多久的卫庄,更不知道这种状况是否能?#24908;?#36716;,他目下要做的,是适应新的身份。等时机成熟,或许他可以跟父亲那头搭上线,查探一下他原身的状况。

他拥有卫庄的?#19988;洌?#30693;道卫庄的禀性,所以他仍旧扮演那个吝啬的卫庄。但他并不打算做那个怯懦自卑的卫庄,他也做不来。

他是天生的强者,遇强愈强。

他会去?#30007;?#21355;庄这个侘傺书生的命运,但是能?#30007;?#22810;久,就看天意了。

卫启濯微微垂敛眼眸。

他总觉得卫庄的表妹萧槿很熟悉,与她接触越多,他就越觉得有一种相识多年的感觉。摘桑葚这种无聊的事原本他是不会去做的,但萧槿开了口,他就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。并且他发现与她相处的时候,总有一些朦胧的?#19988;?#28014;上脑际。所以他想要与萧槿有更多的接触,借?#27515;?#23436;整那些零散的?#19988;洌?#20182;很想知道他跟萧槿到?#23376;?#20160;么联系。

不过,他发现他内心里其实很愿意与萧槿亲近,这是他从未体味过的感觉。

所以他才跟萧槿提出那样的要求。赔裤子什么的,不过是个?#20303;?br />
卫启濯低头看了看身上那条沾了桑葚汁的裤子,?#33050;?#24367;出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,这条裤子废得值。

萧槿见到萧榆时,萧榆已经急得了不得了。

“哎呀啾啾,”萧榆一把拽住萧槿,“你怎么这么慢。我急着跟你商量一件事呢。”

“?#20945;?#20320;肯定也没什么正经事要说,我就慢慢悠悠晃过来了。”

萧榆瞪眼:“这回是正经事!”

萧槿掩口打哈欠,喝了口茶润喉:“那你说。”

萧榆左右看看,附耳小声道:?#38712;?#20204;明天一道去看看那位新来的卫公子吧。”

“噗……”萧槿一口茶?#32495;?#26469;,“你想作甚?”

萧榆看傻子一样看着她:“听?#30340;?#21355;公子长得特别好看,你不想去瞧瞧?”

萧榆显然是还没有听说萧槿今日在桑树林里干的事。

萧槿连连摇头:“不去不去。”

萧榆觉得萧槿的?#20174;?#23454;在太扫兴,噘嘴道:“啾啾你怎么想的啊,你都不好奇卫公子到底长得多好看么?”

萧榆只比萧槿大一岁,还是实打实的孩子?#30007;裕?#20294;爱美之心你人皆有之,萧榆在这上头则更为热衷。萧榆总跟萧?#20154;担宰懦?#24471;好看的人,吵架都吵不起来,吃饭都能多添一碗。

萧槿不知道好看的人是不是真能?#36335;梗?#20294;她确实和卫启沨吵不起来,卫启沨似乎根本不屑跟她吵。

萧榆劝说半晌,见萧槿还是无动于衷,拉着她的手晃了晃:“那你陪着我总成了?#26705;?#30693;?#31867;?#21886;最?#32654;玻 ?br />
“三姐跟四姐呢?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跟她们不对付。”

萧槿叹道:“我还以为你们在偷看美少年这一点上能达成共识。”

萧榆跟三姑娘萧枎、四姑娘萧杫都是萧?#20154;?#21460;的女儿,但萧榆跟两个姐姐一直合不来。萧枎与萧杫嫌弃萧榆鄙薄,还对于萧槿跟萧榆走得近这一点嗤之以鼻。

萧槿被萧榆磨缠得实在无法,只好道:“那好,只要不暴露我就好。”

萧榆见她应下,拍手道:“放心?#26705;?#25105;都盘算好了,明天卫公子会跟几个堂哥一道去家塾,咱们就躲在卫公子的必经之路上就成。”

翌日一早,萧嵘早早地就跟几个堂?#20540;?#31449;在了卫启沨的院子外头等候。待见到卫启沨出来,他发现这?#36824;?#20844;子身边竟然只跟着一个书童,倒是有些意外。

卫启沨看到萧家?#24863;值埽?#30053;一打恭,和声道:“有劳诸位久候。”

萧嵘连忙道:“不必客气,卫公子初来,敝府当尽地主之谊。”

卫启沨微微颔首,转头瞧见年纪最小的萧岑眯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不由一笑。

去往家塾的路上,在?#24863;值?#37324;年纪?#26144;?#30340;萧崇跟卫启沨介绍了一下萧家家塾的状况。由于聊城这边只有三房萧安与四房萧定两房本家,所以萧家家塾里也只有这两房子?#31471;?#20010;,再加上半路加进来的表亲卫庄与卫晏,一共六人。不过卫晏年纪尚小,其实不过是去旁听的。

卫启沨听到萧崇提起卫庄,随口问卫庄学问如何。

萧嵘一下子喷笑出来:“他啊,他学了这么多年,跟个白丁也没什么分别。”卫庄的愚钝阖府上下无人不知,?#24515;?#20040;好的先生教着,却连个童生都考不上。

卫启沨想起昨日见到的那个少年,不置可否。

萧嵘等人到的时候,发现卫庄与卫晏居然已经在学?#32654;?#22352;着了。萧嵘见卫庄面前摊着一本书,似乎是在教卫晏什么,嘴角那一抹讥嘲的笑掩都掩不住。

就卫庄肚子里那点东西,还教自家?#20540;埽?#21035;回头把卫晏带?#36947;?#23601;不错了。

萧安请来的那位老先生姓方,致仕之前任詹事府少詹事,兼翰林院学士,做了一辈子学问,经纶满腹。方先生听闻卫启沨已经中举,还是顺天府解元,当下嗟叹不已,卫启沨瞧着也不过十四五的年纪,居然已经有这般科名。

方先生又看向卫庄。

方先生就没见过比卫庄更不开窍的人,他根本不想承认卫庄是他的学生,对于卫庄这次的府试,他也完全不抱希望。

方先生开?#38469;?#35838;后,有意提问卫启沨,卫启沨每个问题都答得十分漂亮,且态度恭谨,并不因自家身份而倨傲。

方先生很满意,直想让卫启沨留下把卫庄换走。他又一一提问了萧家?#20540;埽?#26368;后轮到卫庄时,顿了一下,为防卫庄答不出来而导致场面尴尬,只让他背诵一段《孝经》。

萧嵘撇撇嘴,他觉得卫庄大约连这个也难背出来。

卫庄起身一礼,一口气从头背到尾,一字不错。

方先生?#35835;算叮?#39740;使神差地又让他背诵一长段《左传》。

卫庄背诵如流,中间连个磕绊都没?#23567;?br />
方先生嘴唇翕动,很有些惊异。

萧家?#20540;?#20204;面面相觑,学?#32654;?#19968;时静得落针可闻。

萧嵘怔了半晌,不可?#30511;?#22320;看向卫庄。

这草包的?#23472;?#20160;么时候这么好使了?

卫启沨的目光在卫庄身上定了定,又转向萧嵘。萧嵘想起他刚刚才在卫启沨面前贬过卫庄,一时尴尬不已,低声咳了咳,讪笑道:“大概他昨晚怕先生提问,发奋背了一晚上。”

巧合,这肯定是个巧合,背书嘛,多下点功夫就好了。萧嵘这样安慰自己。

卫庄将萧嵘的话听得一清二楚,但并不做理会。

临近晌午时,众人从学?#32654;?#20986;来,各回各处。

卫庄与卫晏在回西跨院的路上,遇见了三姑娘萧枎。

萧枎坐在凉亭里,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,身边也没带丫鬟,听到脚步声,急忙转头,等发现是卫庄?#20540;?#20004;个,又冷淡地转了回去。

卫庄突然冷冷一笑。

他让天福先带着卫晏回去,自己掇转身入了凉亭。

“三表妹,”卫庄冷声道,“欠我的银子何时还?”

萧枎闻言僵了一下,旋即若无其事道:“什么银子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卫庄哂笑道:“三表妹年纪轻轻?#23472;?#23601;不好使了,你前前后后从我这里借走的银子一共三百两整,你难道要告诉我你已经忘了个精光么?”

萧枎怔了怔,惊诧之余接连打量卫庄好几眼,蹙眉道:“你这是发的什么疯?”

“你若是真的记不得了,那我再提醒你一件事。你昨日在荷花池边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萧枎一急起身,“你可别出去胡说?#35828;潰 ?br />
卫庄盯着萧枎,眸中寒芒一现。

这个原身的死的确是个意外,但也不是全无缘由的。

卫庄在萧家住了?#25913;輳?#23545;萧家三姑娘萧枎暗生情愫。萧枎根本看不上卫庄,察觉卫庄的心思后只觉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心里对他越发鄙夷。但萧枎却并没明确拒绝卫庄,而是利用卫庄对她的感情来骗取钱财。

萧枎爱打扮爱?#26102;齲?#22905;母亲给她的那些脂粉她嫌不够好,但府上姑娘们的月钱都是定量的,她手里的那点钱又根本不够采买那些顶好的脂粉,所以她就打起了卫庄的主意。

卫庄为人吝?#27169;?#20294;为讨好萧枎,一?#26410;?#32473;萧枎拿银子。萧枎原先也只是试探,后来见从卫庄这里拿钱容易得很,便越发贪婪,从五两十两地要,到五十两一百两地要,并且勒令卫庄不要告诉任何人。卫庄对萧枎言听?#25340;印?br />
萧枎名义上说是借,其实根本没打算还,因为她知道卫庄?#19981;?#22905;,不会跟她追债。

卫庄自觉没本事,配不上萧枎,但见萧枎总是给他若有似无的希望,便默默忍下这一?#23567;?br />
昨日在荷花池边,卫庄偶遇萧枎,含蓄地提起萧枎的婚事。想?#25945;?#33831;枎的口风——萧枎年已十三,明年就可以嫁人了。萧枎心下不耐,但她打发几回,卫庄都不肯走,一定要她表个态。萧枎就随手一指池中央的荷叶,跟卫庄说,如果真的?#19981;?#22905;,就去给她摘几片荷叶来。

萧枎知道卫庄小时候落过一次水,自此便畏水如虎,所以是在故意刁难他。

但卫庄思及自己这些年的付出,又觉得萧枎不过是在考验他,咬咬牙,跳上池边小舟便划到了池中央。结果他还是无法摆脱儿时阴影,在摘荷叶时小舟侧翻,一头掉进了水里。

当时萧枎便慌了。然而她首先想的不是叫人来救卫庄,而是若被人发现她在这里,说不得回头她会被追责,并且她也担心她诓钱的事败露。

所以萧枎立刻丢下卫庄跑了。等到众人后来将卫庄捞上来,这个可怜的书生其实已经死透了。

而萧枎却没事人一样。

萧枎见对面的少年冷冷盯着她,不知为何,忽觉一股寒气?#23472;?#24213;往上窜。

眼前这个卫庄,似乎有些陌生。

她强自镇定,笑道:“你是生气了?#26705;?#25105;也不是有意害你落水的。至于那些钱,你就不要讨要了?#26705;?#20320;在萧家?#23472;?#36825;么些年,不知省了多少钱呢,何况我听?#30340;?#29241;给你留的产业也不少……”

“我在萧家?#23472;?#26159;给了银子的,纵是承情,承的也是我姨母姨父的情,与你何干?我只问你一句,那三百两你还是不还?”

萧枎张了?#25243;歟?#24573;而恼道:“你不就是想娶我么?至于这般逼迫么?”

卫庄冷声一笑:“你想卖身?#32456;?#20063;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。”

萧枎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,听他这般说她,脸色阵红阵白,一时羞愤难当,却又不知如何回驳。

卫庄不是?#19981;?#22905;么?不是个软脚虾?#23472;?#20040;?怎会是这个态度?

萧枎又气又急:“我……我一时之间哪能凑那么多钱出来……”

卫庄冷冷道:“你不还钱我就去找你爹娘要。”

萧枎脸色一白,这事要是捅出来,她就不用要脸了。

“你……你没有证据的,”萧枎勉强稳住心神,“你又没有借据……”

卫庄诡谲一笑:“我不需要借据。”

萧枎看着他那笑便觉心惊肉跳,脊背一阵发凉。

?#21988;?#23376;不远的一座太湖石假山后,萧槿探出半个脑袋望着亭子里那个容色阴冷的少年,暗暗心惊。

原来卫庄落水是有诸多隐情的。不过卫庄跟萧枎语焉不详,她听不出事情的全?#30149;?br />
萧槿正?#32842;?#30528;回头要不要仔细问问卫庄,就听萧榆兴奋地压低声音道:“你看你看!那是不是卫公子?长得太好看啦!啾啾你快看啊!”说话间激动地拽着萧槿的手使劲摇晃。

萧槿被她扯得直往?#38712;裕?#20302;头间恰瞧见一只色彩斑斓的毛毛虫正往她鞋子这边爬。

萧槿最怕这种东西了,猛地瞧见,顿时头皮发紧,惊声尖?#23567;?br />
萧榆被她吓了一跳,猛地缩手回头。

萧槿身子本就前倾,萧榆一松手,她登时失衡,直接从两人藏身的假山雪洞里滚了出来。

卫启沨从学?#32654;?#20986;来后跟方先生叙了一回话,因而落后卫庄多时。这条路是通往各处院落的必经之路,他一面?#32752;?#32780;行一面跟书童交代回去后怎么归置一应文具,就听假山里似乎传来一声尖叫,跟着就瞧见一个团子滚到了他身侧。

假山下头是柔软的草地,萧槿这一下滚得倒是不疼,不过……

萧槿第一?#20174;?#20415;是抬袖挡脸。

实在太……太丢人了……

萧槿这些年时常自己动手采摘桑葚,已经摘出了心得。她将卫庄带到那一小片桑树林的路上,就开始跟他仔细说道采摘桑葚的要诀。

萧槿走到一株桑树面前,指了指上面紫黑色的桑葚,再度强调:“这种桑葚已经熟透了,汁多皮薄,很容易破,摘的时候不要捏桑果,应该去摘梗。”

卫庄点头,又问道:“那我也再问一遍,真的没有工钱?”

萧槿默默转头望他一眼,道:“摘回去的桑葚分你一半,可以不?”

“不能折成钱?我记得你有月钱。”

萧槿哭丧着脸道:“表哥饶了我,我每月的月钱都不?#25442;ā!?#21448;忍不住暗地腹诽,连小姑娘的月钱都不放过,丧心病狂!

卫庄眸底浮上一抹浅浅笑意:“那我多摘一些。”

萧槿摇头道:“这东西不禁放的,摘多了吃不完,容易坏。”

“府上人多,分一分就没了。”

萧槿不由笑道:“表哥居然舍得给别人分?”

“?#20945;?#19981;必我掏钱。”

萧槿按了按眉心。就她庄表哥这样的,能娶上媳妇才怪。

两人说话间已经开始动手采摘。不一时,萧槿听到一阵人声渐近。她转头一看,神色便是一凝。

被众人簇拥着往这边来的,可不就是卫启沨么?

卫启沨来这里作甚?

萧槿攒眉少顷,又忽地沉了脸。

她想起来了,温锦也爱吃桑葚。

她后来知道了卫启沨与温锦的事后,听说了一桩事。桑葚的著名产地有两个,一个是夏津,一个是西域。因为桑葚的保鲜期极短,即使是经过特殊处理的,保鲜期至多也只有半个月,所以西域的桑葚?#35828;?#20140;城之后,价?#28982;平稹?#20294;每逢桑葚成熟的季节,卫启沨都不惜重金为温锦购买西域桑葚。

有一回温锦抱怨说西域那些商贩?#27515;?#30340;桑葚还是不够新鲜,卫启沨就出资让商贩在三天内将桑葚送达京师,结果路上不知跑死了多少匹千里?#23395;裕?#26356;不知靡费了多少冰块。

那可是夏日,光是冰块就价值不菲。

很有些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的意味。

萧槿有时候忍不住想,卫启沨这么?#19981;?#28201;锦,最后却没跟她在一起,真是可惜了。但如果两人真的在一起了,却未必能长久。

萧槿不信温锦能忍受卫启沨的母?#20303;?#20309;况柏拉?#38469;?#30340;爱情,能?#20013;?#22810;久呢?卫启沨那样的状况,温锦不见得能真的接受。

“姐姐!”萧岑扭头间一眼瞧见萧槿,?#39034;?#20914;地奔上前来,“真?#26705;?#22992;姐也来摘桑葚啊!”又看到卫庄也在,附耳小声问萧槿,“你怎么请动他的?花钱雇的?#26705;?#22992;你不容易啊……”一脸心痛地看着萧槿。

萧槿?#35785;?#19968;声笑了出来,看了卫庄一眼,心道表哥你看,你就这点人品。

卫庄没看到萧槿的目光,他正往卫启沨那边打量。

卫启沨的目光无意间扫到这边时,卫庄已经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。

萧槿?#23545;?#22320;瞧见卫启沨卷起衣袖,亲自动手采摘,忍不住再次感叹卫启沨的痴情。

卫启沨很有些洁?#20445;?#27599;天都要净手十?#25105;?#19978;,萧槿觉得他活这么大?#35805;?#25163;洗脱皮真是个奇迹。

这么爱干净的一个人,居然亲自去采摘桑果。

真感人啊。

萧槿心里冷笑。

卫启沨自己不喜桑葚,来这里采摘必定是为了温锦,她可不想让自家种出来的桑葚便宜了温锦。略一思量,萧槿将手里的篮子塞给萧岑,径直疾步到卫启沨身侧,抬手挡住他面前的桑葚,噘嘴道:“这是我家的桑葚,你不准摘!”

她如今还是个小女孩,卫启沨那样骄傲的人,是不会跟一个小姑娘?#24179;?#30340;,所以她并不担心卫启沨会迁怒于她父亲,她只想赶他走。

萧嵘见堂妹竟然跑来冲撞卫启沨这尊大佛,吓了一跳,忙压低声音提醒道:“这是卫?#22812;?#23376;……”

“?#22812;?#20182;哪?#22812;?#23376;,”萧槿嘟了嘟嘴,“不许就是不许!这些桑葚,我还要?#38405;亍!?br />
卫启沨低头看向拦在他身前的小女孩儿,默不作声。

萧槿等了半晌不见卫启沨吱声,仰起脸的时候正撞上他的目光,倒是一愣。

卫启沨半晌不语,?#25165;?#38590;辨。

萧嵘一遍遍抹汗,这卫?#22812;?#23376;岂是得罪得起的?他这小堂妹平日挺懂事的,今儿这是怎么了?

萧嵘转头看向萧崇,见他也微微沉了脸,一时间更觉棘手。他示意萧峥去把萧槿拉走,自己转头赔着笑说堂妹?#26279;祝?#35753;卫启沨莫要介意。

萧峥正犹豫间,忽见卫启沨伸手从身边小厮拎着的篮子里轻轻抓起一串桑葚,递到了萧槿面前。

萧嵘等人面面相觑,卫公子这是什么意思?

“拿着?#26705;?#21355;启沨温声道,“这桑葚是刚摘的,新鲜得很。”

卫启沨见萧槿后退了一步,轻声道:“给你就拿着。”说话间竟是要硬生生往她手里塞。萧槿闪身避开,卫启沨却不依不?#27169;?#21448;逼近一步,一脸认真地执意让她收下。

萧槿嘴角微抽,卫启沨拿着她家的东西死活非要塞给她是几个意思?#30933;宰?#26377;坑?

萧嵘等人看得目瞪口呆,京城来的就是会玩儿,这路数根本看不懂啊。

萧槿瞧着卫启沨那一副“你今天要是不收下这一串桑葚我就跟你急”的架势,真的吃不准他什么意思了。

她思量一回,伸手接过桑葚,扬了扬下巴:“现在你可?#23472;?#20102;么?”

卫启沨微微笑笑,果真转身离开。

萧槿被他笑得?#35835;?#19968;愣。卫启沨当年是这么温和的人?她?#32972;?#23233;给他之后,他镇日?#25442;?#32473;她摆死人脸,脾性也是阴晴不定,极?#22918;?#36481;。

真想不到卫启沨当年还有好脾气的时候,果然岁月?#21069;焉敝淼丁?br />
卫庄方才一直远观,此刻走过来问萧槿还要不要继续摘,萧槿见篮子里的桑葚也不少了,便摇头说要回去。

萧槿望着卫启沨的背影,又想起一件事。

算算时间,卫启沨现在还是个正常人,还没有遭受不能人道的打击。

萧槿心头忽然?#21487;?#19968;股恶趣味。她知道他是哪一年出的事,但她自然是不会告诉他的,她就等着看他再变一次太监,然后跟他的好表妹双宿双栖。

萧槿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。

她思量这些时,没留意脚下,被一块小石头绊了一下,一个趔趄,朝着正侧身?#20154;?#30340;卫庄栽去。

卫庄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她,萧槿倒是站稳了,但她?#30452;?#19978;挎着的篮子里的桑葚却撒了出来,好死不死地擦到了卫庄的裤子上。

卫庄穿着直裰,直裰的形制之一便是下面两侧有开叉,会露出一些里面穿的裤子,就是露出来的这么一点,还让萧槿撞上了。

诚如萧?#20154;?#35828;,成熟的桑葚很容易破皮,她撒出来的那串桑葚上面就有的破了皮,于是卫庄的裤子上就沾上了一点桑葚汁。

卫庄看了自己的裤子一眼,又转头看向萧槿。

萧?#20154;?#21450;这位庄表哥的禀性,实在有点慌,赶忙致?#31119;?#24182;表示自己可以找人给他洗裤子。

卫庄仔细看了看裤子上的那点桑葚汁,摇头道:“我看是洗不掉了,算了吧。”

萧?#20154;?#20102;口气,正要笑着夸他大度,就听他继续道:“你赔我吧。”

萧槿一怔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赔我裤子。我这十两银子一条的裤子被你弄脏就穿不了了,我亏大了。”

萧槿瞪大眼:“十两银子一条的裤子?!你这裤子是金子做的?”再说了,你舍?#20040;?#21313;两一条的裤子???

表哥你这样讹诈真的好么?

卫启沨的步子?#28023;?#24182;没走远,隐约听到萧槿那边的动静,转头望去。

“敢问那位也是府上的公子么?”卫启沨盯着萧槿身边的少年。

萧嵘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发现是卫庄,目露鄙?#27169;?#36716;向卫启沨时又是一脸?#26399;模?#35299;释?#30340;?#19981;过是来附学的表亲,叫卫庄。

“他也姓卫?”卫启沨看向萧嵘。

萧嵘连连点头:“与公子同姓。”心里又道,同是姓卫,卫庄连给眼前这位提鞋都不配。

人跟人的差距怎就那么大呢?

卫启沨见卫庄与萧槿二人说着话走?#35835;耍?#25910;回了目光。

萧家?#24863;值?#39046;着卫启沨重新回到?#38712;?#27491;堂时,萧?#19981;?#22312;与卫承?#21051;?#31505;。

卫承劭知道萧家请的那位先生学问做得极好,有心让卫启沨留下受些启沃,又觉得几个小辈多多?#20889;?#20852;许也是好事,便与萧安商议,让卫启沨在萧家小住些时日。

萧安爽恺应下,季氏跟着便去为卫启沨?#25165;?#20303;处。

萧槿一路跟着卫庄回了西跨院。她还在为裤子的事纠结,卫庄要真是让她赔,她就得求助于季氏了,毕竟她存的那点零用钱,不够赔他那条“价值十两银子的裤子?#34180;?br />
萧槿绞尽脑汁想了半晌,跟着卫庄进屋的时候,认真道:“表哥,我错了,我不?#38376;?#33039;你的裤子。要不这样,表哥不是马上要去考府试了么?我天天为表哥祈福,祝愿表哥能顺利通过!”

“我觉得还是赔裤子更实在。”

“表哥不要这么执着,表哥要是过了府试,将来会有更多十两的裤子的!”

卫庄抬眸看向萧槿,须臾,微微笑道:“不赔也成。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萧槿正要问是什么事,就听天福说六姑娘有急事找她。

萧槿转头笑道:“偶感风寒而已,又不是什么大毛病,自己喝点姜汤就好。”

卫庄却忽而神色一肃;“你可知道多少大病都是打‘偶感风寒’来的?我看还是请周大夫来瞧瞧的好。”

萧槿觉着麻?#24120;?#25671;?#20998;?#36947;不必。她往常染了风寒都是灌姜汤和?#20154;?#28748;好的,也不必吃药,几天就能好。

“你是怕喝药不顶用?”卫庄耐心劝说,“周大夫?#32478;?#19981;?#31069;?#20320;看上回我落水,不就是周大夫来瞧的?喝了周大夫的药之后,夜里睡得都十分安稳,连我脑后那个包都消得格外快。”

萧槿险些一口姜汤?#32495;?#26469;。

卫庄简直跟个托儿似的。

卫庄见他劝说半晌,萧槿却始终无动于衷,正欲继续,就听到江瑶与江辰的声音自外头传来。

卫庄想起江瑶方才的话,即刻起身,出外拦住了正跟?#23601;分?#26059;的江?#21483;?#22969;两个。

“啾啾阁房,君?#31561;?#20869;恐为不?#20303;!?#21355;庄岿然挡在江辰面前。

江瑶越发觉得卫庄碍眼,面上却还得笑着:“?#36763;?#20043;间不妨事的,何况大家彼此相熟……”

“那也不妥,”卫庄半步不让,“二位请回,啾啾无甚大碍。”

江瑶仍旧笑道:“啾啾年纪尚小,不必这般……”

杨子小说独家提供

万达娱乐平台下载地址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