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
日月同辉

小说分类

最新章节

$C$180 一婆子站得离马车很近,听了郑若男的话,忽然扑过去抓李菡瑶的?#37073;?#24819;要擒贼先擒王。

风雨雷电一齐出?#31181;?#20303;她。

“快救姑娘!”

其他婆子尖?#23567;?br />
白虎王府的护卫杀过来。

凌寒立即挡住他们。

李菡瑶指着两个婆子命令道:“把她们绑起来,带走!还有这四个丫鬟,也带走伺候郑姑娘。$C$179 出城后,郑若男一直没说话,心头离愁弥漫。也真是怪了,细想起来,她与李菡瑶?#38405;?#26085;在茶楼匆匆一会后,今早在乾元殿重逢,也不过相处了大半日,却像相交了多少年似得,眼下竟然不舍分离。

李菡瑶看着她,郑重问:“姑娘可愿跟我走?#20426;?br />
郑若男一呆,怎?#22993;?#27515;心呢?

李菡瑶道:“姑娘若?#36745;福?#37027;就送到?#35828;兀?#30041;步吧。接下来我们的去向,姑娘最好别知道。”

郑若男:?#21834;?br />
她好想知道怎?#31383;歟?br />
火凰滢妙目溜溜一转,柔弱无骨的右手伸出,抓住郑若男的双?#37073;?#20877;把左手加盖上去,握紧了,柔声道:“姑娘走不了了呢。$C$178 最终,双方还是没动手。

王壑和吕畅都?#21335;?#31085;殿内的情形,决定先进去再说。

双方分左右而行,过了戟门,就见宽敞空阔?#21335;?#27583;庭院内、御?#38647;?#21491;各站了一排全副铠甲的龙禁卫;御道尽头的月台台基下,横排了三排龙禁卫?#36745;?#24448;后,是汉?#23376;?#26639;?#23435;?#32469;的三重台基,上面密密麻麻站满了龙禁卫,其萧杀肃穆、战意昂昂,绝非之前厮杀狼狈的龙禁卫?#26432;取?br />
与之相对的是赵朝宗带来的?#21491;?#20891;,在外围:墙头趴着一排,端着劲弩;墙根下一排,其中有十组人是胡齊亞的,都端着水枪;享殿台基周围也围了三排。$C$177 太庙内外一片死寂。

吕畅却微笑道:“王少爷若真为李姑娘大开杀戒,惹得天怒人怨,正合?#31455;?#24515;意。到时候,恐怕就不止一路人马前来勤王护驾,讨伐逆贼了!”

“天怒人怨?#20426;?#29579;壑冷笑一声,?#22885;?#30021;,你可知小爷炮轰乾元殿的火炮从哪来的?#20426;?br />
吕畅迟疑道:“想必是玄武王安插在军中的奸细替你们遮掩,从军中盗运来的……”

王壑道:“非也,是小爷画的图纸,然后找城里的老铁打造的。$C$176 他一?#25351;?#20919;静,人便清醒了,接连下令:围住太极门,以霹雳弹强攻,不给唐机喘息的机会,制造硝烟,掩护他们去太庙。令赵朝宗带领手下精兵绕去太庙后边,翻墙?#27604;?#22826;庙内,伺机营救李菡瑶;他和胡齊亞带人走太庙正门,以烟花为信号,里应外合,活?#20132;?#21531;。

胡齊亞忙问:“你确定姑娘在那?#20426;?br />
王壑坚定道:“确定!”

胡齊亞忙道:“我去后边。”

王壑道:“你既不放心我,还是跟着我较妥,一来可?#36234;?#24212;你家姑娘,二来防止我暗使诡计。$C$175 胡齊亞瞪眼道:“放屁!姑娘亲手交给鄢大姑娘的。就是北疆传来十二路军情告急那天,在德政路。”

王壑道:“她不认识鄢……”

他想说李菡瑶并不认识鄢苓,因为鄢苓易容了,话说了一半?#31181;?#20303;。试想,若是李菡瑶没认出鄢苓,怎会知道鄢苓跟他在一起呢?又怎会知道北疆传来十二路告急军情那天,鄢苓去?#35828;?#25919;路呢?很显然,李菡瑶认出来了。可是,他却没有收到李菡瑶的传信。是鄢苓扣下了?

赵朝宗本想教训胡齊亞,因见王壑对他颇多忍让,也就换了口气,道:“我说这位兄弟,你用用脑子好不好?李姑娘未必就烧死了。$C$174 胡齊亞上前一把揪住那队长?#30007;?#35167;,对着那张奸笑的脸狂怒道:“你再胡说!老子杀了你!”

那队长痛快大笑道:“老子没胡说!——”抬?#31181;?#30528;王壑?#20197;?#20048;祸——“你一炮轰了乾元殿,皇上连根毫毛都没伤,?#31383;?#26446;菡瑶那妖女炸死了!哈哈哈,狗咬狗!可见上天也不容你们乱臣贼子!罪有应得!”

王壑耳听不清眼也看不明了,满心茫然无措:

李菡瑶死了?

李菡瑶被他炸死了!

他原计划不是炮轰乾元殿的,原计划三炮都要轰向?#39135;?#21335;门的,因为迁怒吕畅利用假李菡瑶计诱他,因为得知李菡瑶倾心张谨言而痛苦难受,才一怒之下临时改变计划,炮轰乾元殿,以此震慑、报复昏君。$C$173 老仆眼看王壑要中弹,情急之下纵身一仆,将王?#21046;说?#22312;地。胡齊亞正和他们面对面争吵,且正处于盛怒之中,他俩闪避开来,胡齊亞便成了目标。

王壑眼瞅着胡齊亞中弹。

这一刻,他感到心沉入谷底。

他要如何向李菡瑶交代?

不,他还能见到李菡瑶吗?

耳听得周围的厮杀声,他两眼充血,奋力推开老仆,翻身爬起来,先对随从喝?#23567;?#25171;黄旗!”然后才来看胡齊亞,然而胡齊亞?#20011;?#19981;见了踪影。$C$172 火凰滢静默,?#36335;?#34987;触动般,伸手轻抚他的脸,喃喃道:“其实,婢子并不像大人说的志向高远。身在风尘中,妄谈什么大志向,徒惹笑柄。大人不知,从入京后,婢子就?#20011;?#35748;命了。虽然大人有些作为婢子很瞧不上,但比起那些尸?#20976;?#39184;之辈,还是要强上许多。况且能跳出火坑,远离泥淖,纵?#24618;?#20570;个姨娘,也算极?#20197;说?#20102;。婢子?#20011;?#20570;好把终身托付给大?#35828;淖急浮?br />
简繁听到这,眼中一热。

火凰滢继续道:?#21834;?#28982;而,婢子险些丢了性命,大人却连说太太一声也?#36745;?C$171 简繁问:“是谁?#20426;?br />
他心头有了不妙的感觉,觉得这其中定有内情,而这内情才是火凰滢背叛他、离开他的原因。

火凰滢道:“我自己。”

说着转身去继续粘胡子。

简繁神情一呆,问:“你为何要给自己下毒?#20426;?br />
火凰滢问:“大人是否以为婢子陷害江姨娘?#20426;?br />
简繁道:“难道不是?#20426;?br />
火凰滢道:“江姨娘想害我证据确凿,不过我没?#20154;?#19979;?#37073;?#20415;抢先一步给自己下了?#23613;?C$170 火凰滢忙应道:“是。”又对管家道:“换马车吧。大人这样子坐轿子不方便,颠来颠去的,更不好了。”

她没仔细说,但管家能领会她的意思:腹泻本就难受,被轿子一颠,岂不更想泄?坐车的话就稳当多了。

管家急忙去?#24613;浮?br />
这里,简繁越急越难受。

火凰滢道:“大人先别起来,把这药喝了,兴许就好了呢。婢子端给大人。”说着就要掀帘子。

简繁急忙道:“别进来!”

且不说他身居高位,便是寻常人,此刻这模样也不方便见人,更何况是火凰滢这样的美女呢。$C$169

杨子小说独家提供

万达娱乐平台下载地址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