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
总统谋妻:婚不由你

小说分类

最新章节

$C$44
苏钦本是平谈诉说的一句话,不曾想多年以后一语成箴。

  有些?#33487;?#19968;眼你能看出她心肠狠毒不择手段,有些人你无论如何看都看不到她内里的一面。

  前者,狠虽狠,但旁人有心理准备。

  后者,能在意料之外中给你致命一击。

  陆琛到底还是听了苏钦的话,出了?#28023;?#19981;敢太过造势。

  只?#38054;?#20986;院前,免不?#35828;?#25320;一阵苏幕。

  如同苏钦所言,那不开窍的人今日难得的开窍了。$C$43
这夜,陆琛的话可谓是起了奇效。

  苏幕此后见着他也不躲了,同往常一样笑眯眯的。

  没心没肺的。

  这年七月,正?#36842;?#26085;炎炎,苏幕研一结束,正准备南下同同学一起深入旅游,而陆琛开启了人生中的第二场征途,第一场征途,是在众多明枪暗箭中活着,第二场征途,便是坐上总统高位,

  无论哪一场都不容易。

  七月初,苏幕从学校离开,回家收拾东西,卫丽自是不愿她出远门的,但苏军却是积极支持。$C$42
“进去吧!外面凉。”

  苏幕斜了人家一眼,说出来的话语可比这夜里的寒风还冻人。

  “我跟出来只是想跟你说一声,往后别来我家,我嫌弃你。”

  他要是不来,她今晚能被卫丽压着骂半小时?

  像这种别人家的孩子最遭人妒恨。

  ?#21834;ⅰⅰⅰⅰⅰⅰⅰⅰ?#38470;琛有一秒的宕机。

  “慕?#21073;?#20182;开口,话语有些焦急,他也没想到会让她挨骂。$C$41
临近九点,繁琐的宴会终于结束,苏幕随着家人离开这沉闷的宴会厅,吐出一口混浊之气,只觉整个人身心说不出来的舒畅,苏钦撩了人一眼,只觉这人……平日翻山倒海倒是有一手,碰见这种要装模作样的场合就焉儿。

  她毫不示弱,回瞪回去。

  一来一回,旁边猝然响起一声轻笑声。

  兄妹二人?#30333;?#22768;响望过去,见人,苏幕微微诧异。

  “原来卫生间撞到的是苏家小姐啊!难怪生的如此标致,”这话语里啊!即便是聋子也能听出那些嘲讽声吧!

  “赵太太,”苏钦牵起苏幕的手同?#33487;?#21628;,苏幕随着苏钦打了声照顾。$C$40
“你看、都爱,爸?#33268;?#22920;也好,奶奶和爷爷也罢都是爱你和弟弟的。”对于孩子的教育,陆景?#26012;?#27784;清有耐?#30007;?#22810;。

  他会放下繁忙的工作去开导孩子。

  他依旧会每天睡觉前给孩子讲睡前故事。他越来越忙了,以往只有沈清一人,后来,多了辰?#21073;?#22312;后来,多了怀卿。

  每日回来之后他会去看辰?#21073;?#22312;然后是怀卿,在后来是自家爱人。那日、他回来时,怀卿正在哭闹,沈清与苏幕二人都哄不好,辰辰在一旁看着弟弟哭也红了眼眶。$C$39
产后的疼痛让她有些难以忍耐,这种痛,太过鲜明,她想忍,可终究还是有忍不住的时候。

  苏幕看完孩子回来见沈清躺在床上,心都疼了,坐在床沿握着她的掌心说这话,话语间尽是心疼。

  这日,南茜将辰辰带来了,小?#19968;?#35265;了母亲便想往床上爬,虽未得逞,可依旧是触碰到了她的伤口,疼的她泪水横流,捏着苏幕的掌心一瞬间泛白。

  剖腹产的后劲太过强大。

  沈清的泪水,冲击进了陆景行的胸膛里。$C$38
冷风瑟瑟哭声有,寒雨飘洒泪无痕。

  行人只?#27431;?#21561;声,哪知深夜有人哭。

  陆景行与沈清之间的婚姻关?#21040;?#31435;在没有感情基础上,他对她的所有了解,仅限于调查,她对他的爱,仅限于口头阐述。

  当你越是想费尽心思去了解一个?#35828;?#26102;候,便会觉得前路越发艰难。

  他希望她爱他,而这种爱,是在多年婚姻相处中不自觉逼出来的。

  沈?#23445;游?#32473;对陆景行敞开心扉,更甚是,她的心思全靠猜测。$C$37
苏幕?#31350;?#32780;出的一句话语比陆景行这句话的杀伤力更大。

  正当他以为苏幕可能会加入这场争吵中来时,苏幕冷面望向陆景?#26657;?#24320;始数落起他。

  “陆景?#26657;?#20320;若真觉得那些事情难?#36234;?#21463;的话,放沈清一条生路,也放你自己一条生路,免得两败俱伤。”苏幕这话,看似是说给陆景行听的,但又何尝不是说给陆琛听的。

  它与陆琛之间就是赤裸裸活生生的例子,当初谁也不放过谁,可越到后来越觉得这种做法万分不值得。$C$36
陆景行这回是说真的了,他?#38054;?#19981;想见到沈清,怕英年早逝怕被气死。

  而沈清以为,陆景行这话又是反?#23445;省?br/>
  所以站在原地杵着没动。

  怕动了,陆景行又是一声爆喝起来了。

  是谁都女人心海底针?

  男人难道不是?

  陆景行见人久杵不动,而后冷声道;“不是让你走?”

  沈清这人,如何说?

  许是从小成长环境的原因,让她谨言慎行惯了,此时,陆景行着来来回回的话语着实是让她有些摸不透。$C$35
清晨,烧退之后的人尚?#19968;?#26377;些晕圈,睁眼,入目的是自己爱人如同八爪鱼似的扒在自己身上,眉头紧蹙,呼吸微匀。

  一副睡的不踏实的模样。

  而沈清,确实是睡不踏实,夜间,陆景行拔?#33487;耄?#33487;幕断断续续来过几次,且?#30475;谓?#26469;都要各方面看看?#27431;?#24515;。

  婆婆都如此了,她这个做?#22791;?#20799;的,若是太不上心只怕是会惹得长辈有意见。

  大病过后,后遗症如浪潮般席卷而来,男人嗓子干哑的疼痛,想?#20154;?#20294;无奈身?#20808;?#25170;的紧,他若是动,势必会将人吵醒。$C$34
陆景行以为出?#26049;?#20313;回来最为让他心塞的应当是沈清的情绪了。

  却不想,回到总统府,小?#19968;?#30340;一番言语险些让他一口血活活将自己给噎死。

  沈清与陆景行二人并行进了总统府,此时,小?#19968;?#27491;蹬蹬蹬的满屋子跑,入目一双大长腿,仰头往上看去,忽然,软软糯糯的嗓音响起;“爸爸。”

  陆景行并非是个不顾家之人,出?#26049;?#20313;,只因公务缠身无可奈何。

  此时,小?#19968;?#25196;着嫩嫩的面庞喊爸爸,喊的他心肝儿都颤了。$C$33

杨子小说独家提供

万达娱乐平台下载地址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