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
裙上之臣

小说分类

最新章节

$C$119 谢蓬直到夜幕降临才伴着忙完的杨肃回到府里。

“明日进殿的时候你也要记得走我身侧。”将退出殿时杨肃忽然唤住他,“日后亲军十二卫总指挥使的差事,就你来担着,你来给我守着宫门。”

谢蓬顿在门下,回身道:“这差事可不轻。”

“我要你帮我办的事情,有哪件是轻么?”杨肃道,说着又走过来:“还记得当年泰山脚下你逼着我叫你哥的事儿么?”

谢蓬笑了下。$C$118 送走了徐瑾若,长缨便去了凌家。门下遇到刚好被差遣去往沈家的荷露,两人又相携着往后宅来。

凌夫人看见长缨自是欢喜,但也仍不免浮出忧色。

她拉着她的手道:“这毛病断不了根,可怎生是好?那梁公子有没有说怎么治?”

长缨笑道:“梁凤想来是尽力了。”

说完她顿一顿,又道:“姑母,我想去姑父书房里看看。”

凌夫人感到诧异:“好端?#35828;兀?#21435;那里做什么?”

在凌晏的事上,凌夫人相信长缨?#20154;?#20204;更难迈过去这个坎儿,因为愧疚这东西旁人都帮不了,只能靠自己解脱,正比如自己一直也因当年对她的狠心而愧疚一样。$C$117 霍明翟双目里的赞赏与感恩的神色显然易见。

长缨笑而未语,屈膝还了个晚辈礼。

而后从石阶走下,到了庭院里石桌旁,先伸手请了霍明翟坐,自己才坐下,说道:“这恐怕只能说是缘份了。”

霍明翟点头认同,又道:“这么说来,将军是都?#25351;?#22909;了。”

长缨道:“虽然迟?#35828;悖?#20294;也好过永?#26029;?#19981;起来。”

当年她回到凌家后,凌晏试着让她回想起来,曾经把她遇险前后的事说给她听,她因而知道了霍明翟之所以会改变计划出现在那里,是因为他认定他的儿子脱困之后?#23835;?#24448;钱家。$C$116 一转头,她看到床?#20998;?#39056;坐着杨肃。

床头灯已熄了,看天色是凌晨,这个男人,大约是守着她而熬不住睡了过去。

长缨挪到他跟前,支肘在枕上望着他。

朦胧天光下,他五官轮廓依然无?#23613;?br />
这一年里所有的点点滴滴又夹在过去的记忆里浮上心头,她当年暗戳戳地想过要长久地记住那个少年,最后她忘记他了,而她这一世,还是见到了他。

她想,这便是当初姑母教育她的,为善总有好报吧。$C$115 凌家历代都是大忠臣,沈璎完全能理解凌晏怜惜皇帝子嗣的心情,当下道:“我这就去!”

凌晏叮嘱她:“这件事你切记保密!”

“姑父就放心吧,我保证半个字儿都绝不往外吐露!”

她拍着胸口说。

凌晏点头,遂把?#29238;?#24471;力护卫喊来交代了几句,而后与她道:“记住,若是遇到危机,你就保自己的命。别的都不要管!”

沈璎也点头。$C$114 沈璎随凌晏离开了村庄,去往镇上召集护卫回城。

却在两人打尖的当口护卫来报:“徽州霍家的家主霍明翟也在镇上。”

沈璎知道这个霍家,响当当的江南皇商,传说富可敌国,但是也帮衬了皇上不少,因此既?#36824;?#21448;安稳。

他脾气又热情随和,在京师走得久了,也结交了许多同辈的权贵。凌晏也曾是霍家在京别院的座上宾。

凌晏闻言就笑道:“他在哪里?”

护卫道:“对面的余祥客栈。$C$113 这一夜可把沈璎给折磨惨了。

她不擅侍候人,自己被他拖累到这荒山野岭本来就很无语,再把他架到庙里这一路也花去了她毕身力气,疲累得眼皮粘上就能睡着,可他满嘴的糊话,看着情况极之凶险,她又只能硬撑着不睡。

到天亮反而是清醒了,没有人再追过来是最好的消息,到这会儿她也不敢说自己有没有把握应对所有状况。

因为根据昨夜情?#21361;?#36825;少年的敌人还不知有多?#30475;螅?#22905;自然也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。$C$112 梁凤动作不慢,杨肃吼催着第三遍的时候赶过来了。

看了眼长缨这阵?#30130;?#26753;凤当机立断与梁小卿道:“准备施针!”又与杨肃道:“王爷把将军的?#20961;?#22266;定一下!”

杨肃道:“你要在哪里施针?”

“?#20961;俊!?#26753;凤指着长缨后脑各处穴位。

杨肃缩手:“不会有危?#31456;穡俊?br />
“不会比眼下更危险!”

梁凤口里说着,已经迅速拿起枝银针,摸准督脉穴,?#23835;?#24930;捻刺了进去。$C$111 “事后我们就快速回了徽州。

“而我们刚刚安定,傅明江?#36864;?#20449;来了,说傅夫人生的那胎夭折,为了宽慰老人家的心,他打算就让傅容?#36864;?#29702;成章成为傅家的嫡长孙,而把真相瞒下,让我不要吐露出去。

“我原本只想让何家的孩子能在傅家平安长大,并不指望他?#23835;?#20613;家族谱,没想到傅明江竟然?#20808;?#20182;顶替傅家的嫡长孙,我十分意外,但他已经决定,我也?#20063;?#20986;理由反对,事情也就这样定了下来。

“而皇上究竟什么时候知道傅容是广淑王所生,我却不知道了!而傅容竟然是皇子,我就更加不清楚了!”

霍明翟说到末尾口干舌燥,端茶连喝了好几口茶润喉。$C$110 霍明翟身子一震,转过身来,脚步加紧将要抬手去拍拍他臂膀,看到他身上蟒袍及身后太监,又生生止住,改为端正地行了个礼。

杨肃回了一礼,而后父子二人相携着坐下来。

自徽州分别又将近一年,杨肃与霍家父母本就亲近,尤其此番又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理应更为感慨。

然而当年的事情究竟有没有霍明翟参与还未水落石出,他便是思念也只能先克制。

杨肃道:“听说父亲本是在洛阳?来这一路上可还太?#21073;俊?br />
霍明翟看他如此态度,暗里心知肚明。$C$109 门外的宋逞田琨听到这里便走了进来,自怀里取出折子递了上去。

皇帝喃喃望着他们:“宋爱卿……”

宋逞敛目望着地下,缓缓叹了声气。

杨肃走出宫门,立在乾清宫门下,望着面前重重叠叠的殿宇,又望向遥远处悠悠?#33258;?#19979;的山峦,眯起眼来。

……

东宫这边,顾廉正与杨际相对而座在锦毡上。

杨肃那一剑刺得不虚,即便是有梁凤这样的神医医治,终究于一个文人而言是要命的,但事发这紧要关头,也容不得顾廉窝在府里安?#38590;?#20260;。$C$108 长缨倏然顿步。

秀秀也被带停下来。她问:“怎么了?”

长缨望着她,半日道:“要是,他不能回来呢?”

秀秀顿住了,也问她:“什么意思?”

长缨别开头望着郁郁葱葱的庭院尽头,说道:“他去南边了,王爷让他去打傅家军,还有南边的匪贼海盗都得剿,他恐怕回来不了。”

秀秀?#35835;?#19968;声,略有些失望。

但很快她又道:“总会有回来看望老爷子的时候吧?还有如姐儿?#33073;?#21733;儿在京城呢。$C$107

杨子小说独家提供

万达娱乐平台下载地址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