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
六零俏佳人

小说分类

最新章节

$C$67 贺建军实在太过气愤了,他能忍得了贺满仓对他不好,却忍受不了别人欺负、辱骂盛夏,一句不好听的话都听不得!

盛夏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,他恨不得将她捧在手掌心里疼着宠着,哪里能忍受她被人欺?#28023;?br />
不管贺满仓怎么说他,贺建军都?#25442;?#36319;他一般见识。可他就是忍不了贺满仓那么说他媳妇,那股子对女人的鄙夷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气。

贺满仓说得太过分了,贺建军忍不了就跟他争执了几句,结果贺满仓直接装出?#20976;?#27668;晕的样子,变着法子逼他拿钱给他们花。$C$66 贺建军出门的时候穿着军装,不是时下那?#25191;?#30528;玩的绿军装,而是部队里的军装。

他长得人高马大的,身形魁梧,腰杆子挺直,?#23545;?#30475;着就知道他是一名真正的军人。

在这个年代,军人是相当受人尊敬的,因此贺建军领着盛夏和孩子们来到这国营饭店吃饭,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。

盛夏将孩子们教养得很好,碍于原主的农妇身份,她不好明目张胆地教孩子们学习方面的内容,但为人处世,人情世故都是潜移默化地教导他们。$C$65 盛夏从李桂花家里回来,贺大宝早已热好了饭菜,见她迎上前来:“娘,饭菜都热好了,洗手吃饭吧。”

盛夏洗手的时候跟大儿子说道:“大宝,看弟弟妹妹累不累?他们乖不乖?有没有惹你不高兴?娘太忙了,只得让你照看弟弟妹妹了,辛苦你了啊。”

贺大宝说道:“不辛苦,我能帮娘做事,很高兴。”

他是真这么觉得的,虽然村里同龄的男娃们天天在外头玩得不着家,但他自小就开始帮着娘分担家务,主要就是照?#35828;?#24351;妹妹,这样娘才能安安心心地上工。$C$64 盛夏吩咐了几句,之后就进屋去将早饭热一热,喊来跟小狗玩得不亦乐乎的孩子们吃早饭。

孩子们都很?#19981;?#23567;奶狗,盛夏?#27809;?#32473;他们立规矩,确定他们都听到了,她才说道:“大宝,你带着弟弟妹妹在院子里跟小狗玩,娘要出门办事。饭煮好了就放在锅里,菜什么的也是,一定要生火热了再吃。吃冷的容易生病,大宝记住了吗?”

贺大宝骄傲得挺起胸膛:“记住了,娘?#19968;?#30475;好弟弟妹妹和小狗的。”

他已经能帮着盛夏生火做饭了,因此这点事儿难不倒他。$C$63 来到这个一穷二白的世界,盛夏都来得及好好整理一下她的思绪。

那会儿盛夏刚接收到原主的记忆,没来得及好好想该如何应对,苗春草就来闹事了。

现如今,盛夏好不容易以泼妇的形象示人,逼着贺满仓不得不答应分家,又因为李桂花的帮助请来了村支书四人来家里主持公道,总算是将家给分了,粮食也拿到手了。

分家的时候,村支书专门给写了文书,确定了贺建军?#30007;?#24351;该如何给贺满仓和苗春草养老的事宜。$C$62 ?#28909;?#23450;了分家的情况,盛夏签了字之后仍不敢放松,她捏着刚分到手的钱,请了人?#31383;?#22905;将粮食给搬回小破院子去。

?#25954;?#32473;盛夏帮忙的人都说不要钱,要?#32922;?#21584;?

大家都是一个村里住着的,抬?#20961;?#35265;低头见的。

盛夏又是这样的情况,搭一把手哪里能跟人家要钱呐?

没人这么干的,李桂花跟盛夏关系好,喊来了她男人将家里的木板车给推过来,就这么将盛夏娘四个的粮食给搬了回去。$C$61 自从盛夏牵着仨孩子走了之后,李桂花的眼皮子跳得很厉害,以致于她无心做事,招了招手喊来儿子铁柱:“铁柱,你去你贺大爷爷家看看,要是听到大宝他们哭,你?#22242;?#22238;来跟我说。我去把大宝他们领回家来,记住了吗?”

“记住了!”铁柱应了一声,撒丫子跑了,他最?#19981;?#20945;热闹了。

不过,他的小弟大宝的好戏就算了吧。

盛夏牵着仨孩子走在去往新房的路上,学着原主那样低垂着脑袋,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。$C$60 盛夏见三个孩子吃饭吃得那么香,心情变得愉快了不少。

吃过午饭,贺宝珠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到了她午睡的时间。

盛夏索?#38498;?#20102;他们仨睡觉,准备趁他们睡着之后再想法子去新房那边讨要他们的口粮。

至于原主每天必做的家务活,呵?#29301;?#22905;是不可能接手的。

让她辛辛苦苦地伺候那帮人,饿着她的仨孩子?做梦!这辈子都不可能!

原主是忍气吞声的包子,盛夏不一样,她可?#26197;?#20102;孩子们变成苗春草等人畏惧的“悍妇”!

哄睡了三个孩子,盛夏?#31034;?#33041;汁地想着该如何跟苗春草张口要口粮,思来想去,想去思来,她竟迷迷瞪瞪地跟着睡了过去。$C$59 贺大宝想到娘?#20302;等?#32473;他的糖块,嘴巴里仍旧带着丝丝甜味,看了眼正吮手指的弟弟和坐着不动的妹妹,顿时心生愧疚。

他不应该将那块糖全吃光的,弟弟妹妹上次吃到?#29301;?#26159;爹一年前从部队回来弹琴的时候,给了他们仨几颗糖。

那时的贺大宝没舍得?#32422;?#21507;一颗?#29301;?#37117;是分一半给弟弟妹妹的。

贺大宝牵着弟弟妹妹来到厨房找盛夏,期期艾艾地喊了声:“娘……”

盛夏煮了大米饭,这会儿正在烙玉米饼,大米饭给仨孩子吃,她待会儿吃饼。$C$58 苗春草一看到盛夏出来了,眼里满是得意之色。

她刚?#31456;?#20102;那么久,这丧门星躲着不肯出来,无异于挑战她这个掌家人的权威!

要是她连盛夏这包子都掌控不了,她这掌家人的脸面何在?

没了盛夏这个大包子鞍前马后的伺候着,她的日子怎么可能会跟以前那样好过呢?

盛夏小声哄着?#25345;?#30340;俩娃娃,抬头看到院子门口聚拢了不少人过来,随后看到得意洋洋的苗春草,原主的回忆当即翻涌上来。$C$57 盛夏居看了眼摔趴在地上的苗春草,没再搭理她,她惦记着大宝身上的伤。

她抱着哭泣的大宝进屋里,利落地锁门:“大宝,来,跟娘说,你奶打你哪里了?娘给你看看要不要涂药。”

贺大宝疼得边抽泣边说道:“奶打了我的脑袋和屁股,?#21476;?#20102;我的后背。”

盛夏一听就气得不行,三两下把孩子身上的?#36335;?#25170;干净,果真在他后背和屁股上看到了鲜红的巴掌印。

?#20431;?#25351;印鲜红鲜红的,这得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留下如此触目惊心的印子啊?

盛夏从空间里拿了一支药膏出来,想了想又拿了一颗糖出来,给孩子甜甜嘴儿。$C$56 盛夏目瞪口呆,半天才?#19968;刈约?#30340;声音:“我的天,卢?#19968;?#22826;能豁出去了吧?我?#26197;?#39030;多就是四十岁,竟然是六十八岁!我的天呐!”

贺建军见多了卢?#19968;?#36825;种?#25442;?#20381;附着别人活着的菟丝花,但他总觉得卢?#19968;?#19981;一般,至少跟那些为了钱财甘愿给人家包、养的女人不一样。

他说道:“媳妇,我有个大胆的猜测,她该?#25442;?#26159;想着等那港?#31958;?#36779;子了,她就能分到财产了吧?”

盛夏惊呆了,半晌后说道:“建军哥,你这么一说,我觉得她很有可能真的是这么想的!你看她是多活了一世的人,为了能过上?#33945;?#27963;不择手段,一门心思想着傍大款。$C$55

杨子小说独家提供

万达娱乐平台下载地址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