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
地球只有我

小说分类

最新章节

$C$14 白年可是不知道他刚刚现学的《茅山大法》只是苏卡现编出来的,要是知道的话打死他也不敢如此大胆。

“要相信老祖,老祖都说自己是天才了,那自己一定就是天才!”他强装镇定,自顾自的安慰自己,?#21834;?#33541;山大法》一听就是牛逼哄哄的功法,准保没问题!”

这也得亏了苏卡扯着虎皮胡吹了一通,把那从记忆里电影中?#21561;?#30340;符咒之类的茅山术说成了能立地成圣的神功秘录。

苏卡?#21561;?#30333;年这样说也是一脸的尴尬,心说如果等下没成功得找个借口搪塞过去才好,要不然我这形象就毁了。$C$13 “虽然我不知道这道法到底是怎么修炼。”

“可九叔的我?#26377;?#23601;在看的。”

“别忘了,我可还有创世神位哦。”

苏卡负手立于神像的边上,看了一眼地上的白年,又抬头看向天际,神情格外轻松,嘴角微微弯起,一样成竹在胸的模样。

外边那两只恶鬼他没管它们,天色马上也亮了,到时候它们自然会退去,就算不退去他也不想动手把它们灭了。

废物利用这个词他现在是理解的透透彻彻,就算死那也得给他苏卡创造价值!

“那么,开始咯。$C$12 红色的月光洒向大地,为这片森林更添得一分诡异。

“呼,呼?#20445;?#21719;啦啦”。

庙外树上的枝叶摇曳的更加厉害,阴风阵阵,把地上的灰尘带到了半空。

白年哆哆嗦嗦的缩在一角,神情不安的看着那狭小的庙门口。

虽然刚才说了些很有骨气的话,可说到底他还是怕死。

许是因为太过害怕的原因,他张大嘴,深呼吸了几次,想把那跳的快要蹦出胸腔?#30007;?#33039;压一压,可没曾想太过急了,吃了几口灰,呛得直咳嗦。$C$11 白年此刻疯狂的奔跑?#29275;?#36523;上穿着破烂的睡衣,脚上光着足,他的周围是一片森林,在夜幕下透着阴森恐怖。

他边跑,边往后回头,好像身后的黑暗有择人而噬的怪物。

“呼,呼。”

他喘着粗气,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了,脚下的步子也渐渐慢了下来。

“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#20426;?br />
“啊!”

白年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,大吼大叫,整个人陷入了疯狂之?#23567;?C$10 苏卡有些不解,静下心来仔细的去感应。

“老天爷,求求你救救我吧!”

“快跑啊,有鬼!”

“如来佛祖,玉皇大帝,我这一觉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?#20426;?br />
“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一幅幅画面接连的出现在了苏卡在脑海里,他看着他们身上穿的衣服,明显是地球现下的款式。$C$9 苏卡虚空踏步,往前行了三步。

他看着底下跪伏着的人?#28023;?#31070;情肃穆。

“禀天承命,我为此界创世神尊!”他抬起右手,虚空一握,天地珠滴溜溜的自他手上升起,悬于他的头顶。

一道神光从天地珠发出,贯穿天际。

紧接着天地回应了一道大?#20048;?#38899;,“嗡?#20445;?#31070;圣而晦涩,难以言表。

这是天地是欢呼,就像孩子看见自己的双亲那般喜悦。$C$8 龙鲤化为了小白龙后,一切都很平淡的结束了。

蛟蛇自然是成为了龙鲤的腹中食。

可怜的大蟒蛇还没来得及享受完天地造化带给它的神妙变化,就一命呜呼了。

大毛虽然是一头雾水,但也很老实的没提自己被欺负之类的话。

乖乖带着五狗回到了自己的老巢。

而龙鲤却是裹着龙蚌一头扎进了一边的大河里。

......

转眼三天的时间又过去了。$C$7 龙鲤整个身子都没入了雷柱里,虚空生起一道道雷光,整片空间都成了雷电的海洋。

她的声音已经传不出来了,此时此刻正经历人生中的一大劫难。

底下的龙蚌和大毛不知道何时挨在了一起,龙蚌的手把大毛的头圈在怀里,头贴着头,紧张的看向天空。

漫天的雷光无情鞭挞着龙鲤的身体,狠辣无情,不死不休。

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,不止是身体上的摧残,还有来自心灵上的压迫。$C$6 立于酆都城下的苏卡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。

诺大的一个阴森黑暗的空间,本来混沌一片,现如今也是洞开了混沌,一切变得顺眼起来。

对,就是顺眼!

自鬼门关开始,一路下来,整个空间已然自成一界。

?#36843;?#36335;,奈何?#29275;?#24536;川河,三生石,还有占据了三分之二地域的酆都鬼城。

当然,少不了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。

阴司有序,现在缺的只是阴间正神了!

“不枉费我一番心力,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。$C$5 柴彪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被土地猫带走的时候脑子还是一片浆糊,那位年轻俊美上神的那句话一直响彻在他的脑海里。

“你可愿暂执冥府职权,缉捕?#24149;輳俊?br />
“暂执冥府职权!”

“冥府职权!”

他?#30007;?#37324;久久不能平静,一分天大的馅饼就这样掉在了自己的面?#21834;?br />
他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在做梦。$C$4 “人之魂善而魄恶,人之魂灵而魄愚。其始来也,一灵不泯,魄附魂以行?#40644;?#26082;去也,心?#24405;缺希?#39746;一散而魄滞。魂在,则其人也;魂去,则非其人也。?#20048;?#31227;尸走影,皆魄为之,惟有?#20048;?#20154;为能?#30772;恰!?-------《子不语》

鬼神一说自古由来已久,上古先民们往往把自己不理解的东西归纳于怪异一类。

广为流传之后也就有了今天众人所熟知的鬼怪神魔。

“子不语怪力乱神!”

这不是说古代的人们不信鬼神,他们对鬼神更多的是一种?#27425;貳?C$3

杨?#26377;?#35828;独家提供

万达娱乐平台下载地址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
<code id="rwhfq"><tr id="rwhfq"></tr></code>
<rt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rt>
<menu id="rwhfq"></menu><tr id="rwhfq"></tr>
<samp id="rwhfq"><option id="rwhfq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rwhfq"><wbr id="rwhfq"></wbr></rt>